2007年阅读黑色的维纳斯一书,强烈的震撼,于是画下《黑色的维纳斯》。当代文化研究的核心精神──边缘论证,解构强权,颠覆一元中心、父权的支配与宰制。性别、生态、种族等,也是文化思潮中反霸权的重要议题,成为当代文学、电影、绘画批判的主题。

从《黑色的维纳斯》谈无意识的偏见

强者对弱者的支配与宰制,一直是人类、自然里的残酷法则。然而经近百年来的女权运动及黑权运动的抗争,许多男士此刻总会说:现在已然是男女平等,或者说边缘族群已拥有一切形式上的平等,拥有相同的公民权。但YassminAbdel-Magied的提醒也却深深的警醒了我。YassminAbdel-Magied是一位自小移民到澳洲的回教女性,在她身上有着许多她无法改变的多重符码(女性、有色人种、回教世界),她在网页上和大家分享的不是「有意识的歧视」,而是深藏在意识形态里「无意识的偏见」。

这里我要概叙黑色维纳斯的故事及我当时创作此画作时的理念:

巴特曼是让非洲与欧洲争议了200年的女人,她死后外生殖器还被保存在巴黎作为实习医生的展示体,终其一生各大报刊以她臀部作为讽刺话题从不间断,其凸翘的臀部成为非洲女性被歧视的刻板印象。

从《黑色的维纳斯》谈无意识的偏见

19世纪非洲争夺战时,欧洲国家一股脑地在非洲抢食有利的殖民版图,当我画下这张油画时,除以女性主义的观点批判外,另外也对种族歧视提出抗议。我是那幺清晰而强烈的,带着使命感要为边缘者发声,所以画下这张根本不可能卖的图:巴特曼的骨骸直到2002年才返回南非,南非为她举行国葬,画面右上方隐于薄雾之中的是巴特曼的故乡好望角,癡癡遥望了200年后才回到故土,右下方是南非的国花,开满了好望角。自好望角之地理大发现后,人类开始了400年买卖奴隶之恶行,好望角即为殖民之符码。下方白种人以好奇歧视的眼光欣赏着被置于展示台上的巴特曼,此符号除了是白人对黑人的歧视外,同时亦作为文化研究中,男性对女性的一种窥淫式的凝视之隐喻。画面反覆以薄薄的色油沖刷,让层层记忆逐渐显影,历史的记忆里人类该学习谦卑反省,尤其是自认为优越的白种人、男性。画面并以滴流,呈现颤动的精神性,焦虑抑郁中隐藏苦闷神秘的宁静,对比的色彩黑与白,蓝与橘表现出人类价值的冲突。

从黑色的维纳斯的悲剧到今日男人与女人、黑人与白人等各族群基本上拥有形式上平等的公民权,这条路已经走了两百多年了。然而「偏见」仍存在生活中,我们在新与旧的冲击中观看自己身处的时代意义,我们只能浮潜于表象的现象之中解构。偏见一直在历史中向强者屈服,归顺于他的解释,这是边缘者的宿命!

YassminAbdel-Magied提出许多学者都注意到偏见深深地影响了人们的决定与行动。在1952年,以男性为主的波士顿交响乐团在甄选时,他们要求来甄选的乐手脱掉鞋子,并且在屏幕后演奏;结果显示:去除可能形成偏见的因子,女性乐手在第一轮获选的机率增高了50%。耶鲁大学在2012年将相同的履历标上不同的人名,一同申请「技术员」职务;结果显示:标上女性名字的履历表被认为较不能胜任职务,并且受僱薪资比有相同履历的男性低。除了性别,种族偏见也同样出现在职场里,影响企业的用人决策。2010年澳洲国立大学,同时发出4000份一模一样的履历,唯一不同的是放在履历上能够暗示种族与国籍的求职者姓氏;结果显示:比起有盎格鲁萨克逊姓氏的人,华人姓氏与中东姓氏的求职者必须各多发出68%与64%的履历,才能得到同等的面试邀请。

偏见在现代社会依旧存在,我的脸书偶有黑人或东南亚人或回教族群的留言,我向内自省了一番,我竟也轻蔑地忽视过去而未曾理睬,我为我那不自觉的偏见而感到羞耻。我,我们都该记取黑色维纳斯的悲剧,历史走到今日,打破了意识的偏见后,我们的目光更要超越无意识的偏见,开启希望之门,创造一个平等机会的世界,一个多元文化的世界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