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所赐,让地球上距离几万公里的我们,在视讯镜头前仍旧可以看见彼此清晰的脸孔。我看着大姊疲惫和布满些许血丝的双眼,和那累到几乎只能微微张开说话的双唇。她搓揉着眼睛问我:最近好吗?我对她笑了笑,只想表示:嗯!我一切都好!别担心。

我不是纨裤子弟,也不是什幺在金汤匙、银汤匙里出生的孩子。我是在万丈山峦中,在树木群、泥泞中翻滚长大的孩子,这也练就了我天生乐观,天塌下来也微笑的正向。我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,但其实我是内心极为细腻而敏感的女孩..我不哭,不是因为我坚强,而是我习惯用微笑伪装内心的脆弱,因为我想让家人放心,捨不得让他们为我操心,睡不好、吃不饱。父母亲为子女操心本为天经地义的事,但从小,这种对爸妈的捨不得,不单单只是抽象的情感。这样的捨不得,让我的肩捱上了对爸妈的感恩、报恩,让我的心拥有在人情冷暖的社会中,努力地受伤而后勇敢站起的能力。科技所赐,让地球上距离几万公里的我们,在视讯镜头前仍旧可以看见彼此清晰的脸孔。我看着大姊疲惫和布满些许血丝的双眼,和那累到几乎只能微微张开说话的双唇。她搓揉着眼睛问我:最近好吗?我对她笑了笑,只想表示:嗯!我一切都好!别担心。

我不是纨裤子弟,也不是什幺在金汤匙、银汤匙里出生的孩子。我是在万丈山峦中,在树木群、泥泞中翻滚长大的孩子,这也练就了我天生乐观,天塌下来也微笑的正向。我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,但其实我是内心极为细腻而敏感的女孩..我不哭,不是因为我坚强,而是我习惯用微笑伪装内心的脆弱,因为我想让家人放心,捨不得让他们为我操心,睡不好、吃不饱。父母亲为子女操心本为天经地义的事,但从小,这种对爸妈的捨不得,不单单只是抽象的情感。这样的捨不得,让我的肩捱上了对爸妈的感恩、报恩,让我的心拥有在人情冷暖的社会中,努力地受伤而后勇敢站起的能力。

爸妈是农夫,种植水梨。所以我们家三个孩子从小就跟着爸妈上山协助农务、在农忙採收时採摘水梨。只有高中毕业的爸爸和国中毕业的妈妈,人穷志不穷,缺乏足够正当教育但却能把我们三个孩子教育得非常好的他们,在我心目中是永远的偶像。

爸爸从小就告诉我们:唯有读书,才能脱离贫困,要努力赚钱,过更好的生活。

所以从小我就没有让爸妈失望过,成绩第一名是正常,自我要求高是唯一。我从没怀疑过自己努力的动机:我想让爸妈过更好的生活!

读书累的时候,我想起爸妈凌晨四点开着货车,在月光照亮的蜿蜒小路上,伴着轮胎的颠簸声-铿锵铿锵地,一路前往深山里準备採收水梨。他们惺忪的双眼,在寒风凛冽下,炯炯有神的看着前方道路。
(我赶紧抖擞起精神,让笔在书本上继续唰唰唰地写着。

升旗时,校长训话的声音在广阔的操场上,一片晕开。头顶上的艳阳把我们晒得头昏眼花,一旁的同学们,不是拿着书包遮掩太阳,就是一句句地抱怨声,怨声沸腾。但想起在豔阳下,包覆到只剩下两颗眼睛的妈妈,汗水顺着眼旁滑进,鹹鹹地不适让母亲快速地眨几下双眼,包覆在头套里的汗水,早已蒸发,而妈妈似乎早就习惯这样的闷气,对一天在太阳怀里度过八个小时的行程习以为常。

(我提醒着自己:妈妈都没喊热了,自己凭什幺。我挺直了腰桿,站好!

爸妈的身影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,督促着我,赶紧长大!

爸爸微驼的背影,我想大概是长年扛拉水梨的后遗症。

妈妈原本细緻修长的手臂,因农务的粗劳,变的粗壮而结实。

爸爸每次从山上回来的汗臭味,在我打开门的那剎那,总是无情地肆虐。

妈妈本已消瘦的脸孔,在农忙的操劳下,更显不堪。

两人在暑假农忙时,体重在一个月内骤降十公斤,都叫正常。
(我常跟爸爸说:你可以去参加减重比赛了啦!!保证第一名!!

一点一滴、一幕一幕,我都清晰地放进记忆里

辛苦的学习历程,我把对爸妈的不捨转换为不断前进的力量

因为我知道,唯有努力,我才能给爸妈更好的生活

我在参加教育部举办的女性青年领袖营里:当众对大家喊出我的愿望

“在我24岁之前,我要靠自己的能力,带爸妈去日本旅行!”

(现在我22岁,我知道梦想离我不远

我最最珍惜的就是家人间那种对彼此的不捨

这样的不捨反倒将我们连繫地更紧密,如同团队的革命情感

一起採收水梨、在苦闷炎热的阳光下,我们说着笑话,苦中作乐

我们捨不得将这样的情感丢弃,因为它是我们家最最珍贵的宝藏

我们虽然没有万贯家产,但我们有用钱也买不到的”亲情”

姊姊将视讯镜头转到爸妈面前

(台湾2015/06/14 , 21:25)

爸妈仍旧在夜晚炽亮的日光灯下,把採收下来的梨子,拆袋整理。

(法国2015/06/14 , 15:25)

在法国求学中的我,对着萤幕里的他们说:爸妈,你们辛苦了,我好爱你们!

接着我内心一股澎湃…

“我们不辛苦,为了你们,我们一点都不辛苦!”我听见妈妈大声地说…

作者:巫贞仪

《捨不得,所以更懂得珍惜》

来源:

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

华人阅读社群官网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